科曼:克鲁伊夫是我生涯最重要的人,德容在巴萨很开心不想离队

6月15日讯 荷兰主帅科曼接受西媒《世界报》专访,谈到了荷兰队、克鲁伊夫、德容的话题。

三年前离开巴萨时,你说那是“一种解放”,现在在荷兰队感觉如何?

“首先,俱乐部教练和国家队教练是很不一样的。足球是一样,但并不是每天都在踢,从这个角度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,你有更多自由的时间,可以做其他事,你不会每天有压力。当我离开巴萨时,我并没有说‘我再也不会执教’,我离开国家队执教巴萨是有原因的,以我现在的年龄和经验,执教荷兰是我能拥有的最好的工作。”

压力比在巴萨大还是小?

“压力大小是一样,带荷兰队踢欧洲杯压力很大,放在德国或者西班牙也一样,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如此。不过,一个月后,压力就落回俱乐部教练身上了,这就是不同之处。当你在俱乐部执教时,你必须投入全部精力,但在国家队不需要,你不用每周末都生气。有压力很正常,这就是足球。”

荷兰上次夺冠是1988年德国欧洲杯...

“是的,很久以前的事了,我们是个小国家,德国和西班牙都比我们大,所以想获得成功很难,1974年、1978年和2010年世界杯我们都输在了决赛,2014年则在半决赛被淘汰,我们永远是能击败任何人并走得更远的球队之一,总能培养出优秀的球员,为大俱乐部效力,如果没有身体问题,我们会更强大。”

谈小组赛对手波兰,以及他们的头号球星莱万...

“所有球员都有他们的艰难时刻,我仍然他是一名伟大的球员、更衣室领袖。他已经35岁的,经验丰富,还是国家队队长。他是一名射手,当你踢得不好时,很容易受到批评,但他对巴萨和波兰仍很重要。”

谈“克鲁伊夫主义”

“这是一种进攻方式,并不意味着一种特定的体系。我在巴萨时,克鲁伊夫是我的教练,有时我们没有9号球员,劳德鲁普是一名前锋,踢中路,有两名边锋,有时其中一人是中场,比如尤西比奥,这就是我们的进攻方式。看看皇马,他们无球时并不紧张,因为有能力在得球后惩罚对手。而在荷兰,我们谈论了太多关于体系的问题,有时五后卫比四后卫更具有攻击性。看看勒沃库森,他们的五后卫就非常有攻击性。体系是什么?条条大路通罗马,有时我们太沉溺于过去,而足球已经发生了变化。”

克鲁伊夫对你意味着什么?

“他是我足球生涯中最重要的人,他是我在阿贾克斯的教练,他把我带到巴塞罗那,他是我的导师、我的邻居,我们曾是一家人,我们一起为孩子们过生日,他在场内外都是非常重要的人。”

从克鲁伊夫身上学到了什么?

“他对比赛总是非常细致,因为他曾经也是球员,他有他想要的踢球方式,对自己所做的事很自信,还有他如何将这种信心带进球队。在这一切之后,他会关好诺坎普的门,回家做一个好男人,过没有足球的日子。”

谁是荷兰队的关键球员?

“在我第一次执教球队时,我们度过了一段美好时光,很多人都曾不抱期望,但我们却做得很好。后防线上有范迪克和德利赫特,中场有德容、维纳尔杜姆、德佩。但由于各种原因,我们失去了很多有实力的球员,但我们仍然拥有一支伟大的球队,年轻球员中有哈维-西蒙斯这样的,人才济济。”

谈德容,过去两三年的转会传闻影响了他的水平吗?

“我不认为这会影响他,我经常和他谈话,我认为他在巴萨很开心,不想离开。过去几个月,伤病肯定影响到了他,我认为赛季最后几场比赛他没有达到100%的状态,他需要时间恢复。”

你会出售德容吗?

“不会,但我不是巴萨的教练,也不是他们的主席,我认为所有球队都需要留住自己最好的球员。”

对克罗斯重返德国队惊讶吗?

“并不会,我认为不再为国家队效力很难,他是一名伟大的球员,他的教练会很高兴。德国队非常强大,他们一度受到一些批评,但当他们决定迎回克罗斯时,他们展现出了非凡的水平。穆西亚拉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,他在欧冠中的表现非常出色,而且才20岁。德国是夺冠热门之一,穆西亚拉和贝林厄姆是这一代年轻球员的佼佼者。”

这一代球员的不同?

“更注重身体对抗,但足球仍然需要技术和具有战术天赋的球员,过去优秀的球员现在依然优秀,他们有出色的一脚触球、传球、视野和球商,否则只有6秒跑完50米的球员就不是足球了,所以克罗斯这样的球员是必要的。”

TAG / 关键词  足球  欧洲杯  荷兰  西甲  德甲 

足球新闻

足球录像

足球集锦

热门标签

24直播网所有的赛事直播、赛事数据、相关新闻、赛事集锦等内容链接均由用户收集或从搜索引擎搜索整理获得,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们自身不提供任何直播信号和视频内容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,谢谢!

Copyright © 2021-2024 24直播网.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地图